第六十章 我和编辑有个约会(1 / 2)

小说:我和编辑有个约会 作者:清楼

【 】,

第六十章番外总汇

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所以现在不少人都开始无婚姻生活,和既聚,不和既散。柳轻歌和靳慕始终没有婚姻和法律的束缚,却也没有对生活放荡不羁的态度。

整整十年,陆墨菡的孩子都能跑了,阿筝也找到了一个爱她宠她到不行的男人,柳姝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陆父陆母也都白发苍苍,但是柳轻歌和靳慕却始终相爱,从未以任何形式出轨,甚至没有动过手,红过脸。

早在七年前柳轻歌就将靳慕带回了陆家,长辈虽然对这样非主流的爱情并不能理解,但是在柳轻歌给磨了好几次,经常给他们洗脑之下,他们也只好接受了。

他们爱柳轻歌,也尊重柳轻歌,既然是柳轻歌自己想要的,靳慕又是一个看着很不错的好孩子,那有什么理由阻止?

他们接受不了也没什么打紧的,要和靳慕过的是柳轻歌,并不是他们。两个老人虽然老了,却也看得开,儿孙自有儿孙福,没有什么比孩子们过的自在幸福更重要的。

靳慕倒是没有带柳轻歌回家过,但是这并不是不珍惜柳轻歌的意思,而是,她知道没有必要带回去给柳轻歌找不自在。

靳家比陆家麻烦太多,何必要让柳轻歌掺和进那趟浑水,日子是自己的,不需要得到不相干的人的承认和喜爱。

两人的生活作息都在磨合中慢慢调整好了,每天什么时段码字,什么时段做一些运动,看会儿电影和纸质小说,亦或是手工做点零食,偶尔去逛街,每年安排日子去旅游。

对于把工作视为终身饭碗的人来说,这样的规划很没有用,很难做到,一听就是‘理想中的生活’,不过柳轻歌和靳慕的工作却轻松的多,完全可以做到这些。

如今柳轻歌码字写文已经成为了爱好,她每个月随便写点东西就已经可以维持整个家庭的开销了,而靳慕更是披着编辑的皮,实则做生意做的很麻溜,赚的钱可以让柳轻歌随意的败。

当工作不再是负担,便更加注重起了品质。柳轻歌的基础比阿筝的更弱,无论是预感还是知识储备,有时间之后,柳轻歌改掉了多年的不爱看电影不爱看书的‘老毛病’。

但走的地方多了,经历的多了,眼界就开阔了,读的多了,记得多了,肚子里有了知识就更加有内涵和底气了。

会过日子的人能越活越好,这并不是心灵鸡汤。

但是人生多起伏,当你以为人生就该这么进行下去的时候,意外却会突兀的降临,轻者只是一场挫折,重者它将改写你的整个人生。

当这场意外降临的时候,柳轻歌差点就没抗住。

靳慕这段时间似乎越来越喜欢出差,不着家,这让阿筝在听了她抱怨的时候开玩笑说,你家靳慕是不是终于和你有了十年之痒,腻歪你了,所以去外面找美娇娘了?

阿筝是开玩笑,柳轻歌也没当真,而知道真相之后,却发现事实比出轨更加严重。

靳慕出事的事情,柳轻歌还是因为接到了陆墨菡指责的电话才知道的。

柳轻歌一到医院就被陆墨菡面迎给了一耳光,这是这些年来柳轻歌收到的第一份耳光,疼的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陆墨菡眼睛红肿,眼珠子里还弥漫着血丝,全无平时高雅的姿态:“柳轻歌,你就是这样照顾小慕的吗?”

“她怎么了?”柳轻歌捂着脸,声音有些压抑。

“她是先天性的心脏病。”陆墨菡道:“医生说,她这次发病差点就没挺过去,如果发现的晚一点,她就直接就没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她……”

“她和你生活了十年!你和我说你不知道?那你知道什么?”

陆墨菡不想再理会柳轻歌,蹲到了墙角,抱住了她的孩子,神情冷峻。

柳轻歌此时还很冷静,冷静的有点可怕。她去找主治医生,在主治医生那儿了解到了更多的问题。

“病人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病,但是在小时候并没有进行治疗,甚至因为某些原因有所恶化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她以前发病的频率应该已经很高,哪怕近年来缓和不少,却因为没有进行正规的治疗,亦或是手术,如今已经到了后期,情况非常不妙。”医生这么对柳轻歌说:“现在她不得不接受手术,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柳轻歌脑袋空了很久,最后在医生见惯生死,所以波澜不惊的眼神中,声音颤抖的道:“做手术,很危险吗?”

“现在医学发达,如果医疗费跟得上,手术成功的几率有70%。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柳轻歌的失魂落魄的度过了漫长的一天,交了住院的费用后,她不吃不喝的在病房门口守了一天,在医生发话可以进病房陪病人的时候,她才提起了一点劲儿。

靳慕看起来很憔悴,似乎更加瘦弱了。

这些年来靳慕怎么都喂不胖,她便以为是天生的吃不胖身材,不知道为此羡慕了多少回,现在才恍然明白,吃不胖的身材就是一个谎言。

靳慕看似坚强,却也藏了一份最大的软弱,她将自己的病情捂得严严实实,陆墨菡都知道这件事情,却始终在柳轻歌那儿瞒着,丝毫风声不露。

她在害怕什么?

“她妈妈是小三上位,当初八个月大被原配灌了药,靳慕福大命大才活了过来。那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对靳慕好的,就算是靳慕的母亲,想的更多的还是她自己的地位和荣耀,把靳慕当做工具居多。”

“小慕的钱被她妈妈控制,一直没法去做手术,到了她终于摆脱了束缚,她再做手术的风险就大了,她有了你之后,她就有了新的束缚。”陆墨菡对柳轻歌道:“我相信你是不知道的,靳慕想要瞒住你,你的确很难察觉,但是我不后悔打你的那巴掌。”

柳轻歌无力的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医生说靳慕很快就会恢复过来,但是柳轻歌在医院里足足等了五天靳慕也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柳轻歌哆嗦的问医生:“你们不会骗我的对吧?”

医生点头。

柳轻歌松了口气,医生说不会,那靳慕就真的只是昏迷,并不是醒不来了。柳轻歌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。

医生对靳慕的情况也重视了起来,并和柳轻歌做思想工作,要准备手术。

就在柳轻歌要同意的时候,她第一次和靳慕的妈妈正式见面。

靳慕的妈妈很漂亮,虽然年纪大了,但是可以看得出保养的很好,很有气质,很符合一个上层贵妇的形象。

她对柳轻歌说,她不想让靳慕进行手术,因为她不能让靳慕离开她。

靳慕的妈妈只有靳慕一个孩子,那次的药虽然救活了靳慕,却也让她失去了生育的能力,她甚至是因为没有了生育能力才成功上位的……总之,她只有靳慕一个孩子,在任何意义上,她都无法接受靳慕真的出问题。

“小慕不做手术,她也会支撑不住了。”

“我愿意养着她,用最好的医疗设备,她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。”

柳轻歌哑声道:“这样她会很痛苦……”

“总比丢了命好。”靳慕的母亲道:“我只是通知你而已,毕竟手术单上只有我能签字,你就算不愿意听我的,也无济于事。”

在这个时候,柳轻歌直面到了靳慕母亲对她的不屑一顾。也认识到了,她和靳慕之间的联系,可以被外力轻易的掐断。

柳轻歌手微微颤抖,在靳慕母亲准备离开的时候,她终于找回了声音。

面对陌生人始终有一份内向的她,这一次纵然声音沙哑,说的话也格外的有力:“如果因为您的自私,导致了对靳慕身体不可挽回的伤害,我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现在是网络时代,我和靳慕之间虽然没有法律,但是却有千千万万的人见证了我们的十年的爱情和相守……相信您也不可以完全无视舆论吧,我也算是个公众人物……你知道我想说什么,对吗?”

柳轻歌眼神灼灼的看着靳慕的母亲,让同样有一双厉目的靳母也忍不住偏头避开了锋芒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,手术有30%的失败率,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,若是她真的走了,你又怎么办?”

“我宁愿她走的轻松,而不是留在世上受尽病痛的折磨。”柳轻歌笑的苍白:“我们不能那么自私,分一点真正的爱给小慕吧。”

靳慕的母亲有些沉默,辩驳的话却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。

“你有钱有人脉,你可以联系到最好的医生接受最好的治疗,你不如把这些加注在小慕的手术上。”柳轻歌道:“小慕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的,她舍不得我。”

靳慕的母亲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,她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,似乎丝毫不为柳轻歌的话所动容。

但是,柳轻歌知道她已经在犹豫。

“如果小慕出事了,你就给她守活寡。”最终还是被说动了的靳慕母亲恶狠狠的看着柳轻歌。

柳轻歌笑道:“看来您倒是承认了我和小慕的关系。”

靳慕的母亲一愣,有点恼羞成怒的瞪了柳轻歌一眼,踩着细高跟冷艳高贵的走了。

柳轻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松了口气。扶额靠在桌上,眼泪随着手腕流下。

小慕……你一定要好好的,我很爱你,不能失去你……你的母亲也是。

——

【梦,伊始】

靳慕的手术并没有那么快进行,这段时间靳慕还得进行一段药物的治疗和身体状态的调养,她的脸色很苍白,让人十分的担忧,而柳轻歌因为太担心,吃不好睡不好,不仅眼睛时常都是肿的,脸色也白的跟鬼一样。

看着这样的柳轻歌,哪怕是陆墨菡也不好骂人了,阿筝在知道后赶来了医院,强势的把柳轻歌赶去了睡觉。

“不行,我得守着小慕……”

“我先照顾着,你难道还不相信我?”阿筝对柳轻歌最有办法,她软妹的身材却有帝王攻的气势,让柳轻歌瞬间就萎了,被直接扔到了套房里隔间的床上:“你别赶在小慕醒来之前出事了,我不会照顾她很久,你得自己坚强起来,这个锅合该是你背的,懂?”

柳轻歌点头,人一躺在床上,瞬间就睡着了。

她真的很累了,迷迷糊糊中,她听到了阿筝在吼陆墨菡:“你有什么资格责怪小歌?靳慕什么货色你不知道?在这种时候你还给小歌脸色看,熊的你,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,我家小歌可是亲属,你是想上天啊……”

阿筝剽悍起来的时候啊,让人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,她其实是个很稳重的人,喜欢撒娇,对人说话也温柔,品位也很少女,但是每次到关键的时刻,她总能爆发出最大的能量,让你不得不低头,这次,为了柳轻歌,她显得那么的咄咄逼人。

柳轻歌却觉得阿筝最可爱了,是最好的人。

她一睡似乎睡了很久,又似乎在闭上眼的时候,就立刻睁开了眼睛。

眼皮子有点重,她勉强的撑开,入眼的天花板熟悉又陌生,电风扇,对面床上的蓝色蚊帐和蓝色风铃,她转了转眼珠子,总算把全景看清楚了。

她僵硬的一动不敢动,现在的情况让她有点心悸,她这是,在做梦吧?

柳轻歌重新闭上了眼睛,然后好一会儿,她才重新打开眼睛。她渴望着自己看到医院的天花板,可是忍着强烈的恐惧感,她再次睁眼时,却发现,她还是没有回去……无论她反复多少次,甚至是掐自己,她也还是在这里,在当初的学校宿舍里。

张嘉忆提着两份粉面进来,见柳轻歌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在掐自己,乐了: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柳轻歌看向张嘉忆,觉得对方的面容和表情都模糊了。

“还没睡醒?快下来吃饭了,今天不是说要开新文,怎么没见你码字?我记得说过没有存稿来着……”张嘉忆的声音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真实,却让柳轻歌更觉得是在做梦似得了。

开新文?

过了好几天,柳轻歌终于恍惚间熟悉起了现在的生活,她本该对这么久远的生活和记忆感到迷糊的,但是现在这些记忆却清晰的可怕,仿佛就发生在她醒来的前一天。

她现在见人三分笑,很多人都觉得柳轻歌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又说不上是在哪里,那是那样的不爱说话,不扎堆,只愿意和张嘉忆走在一起,但是现在的柳轻歌,让人熟悉了起来,见面了也会打招呼示意。

柳轻歌到底还是有变化的,十多年下来,她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十八岁小姑娘,她有着成人的思维,面对这些昔日觉得难以相处的同学,也应付的如鱼得水。

至于张嘉忆……柳轻歌回头看向张嘉忆精致的脸,最终没说什么。

能成为朋友都是缘分,她不会和张嘉忆再次的反目成仇,却也不再会和她交心,就当是普通的朋友吧,好歹一起走过了好几年的时光。

随着时间一日日的过去,她愈加觉得现在她所经历的十分的真实,好像她的那些记忆才是梦境,而现在发生的似乎和梦境中所发生的一模一样,让她有些分不清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,现在又是什么情况,她还能回去吗?

靳慕……

柳轻歌心中颤动,她捂住心口。

这个世界似乎再没有靳慕,甚至没有槿木。

来找她的新编辑是绯尘,是一个,比槿木还可爱的编辑,两人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的相似,但是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。

而且,虽然绯尘是个好编辑,却不是那个已经陪她走过十多年,相濡以沫的靳慕。

她现在只是偶尔的,在有事的时候会去找绯尘,她假装回到了从前,却又很快的反应过来,然后惧怕去找绯尘。

她不是靳慕,不是!

柳轻歌现在还是那么爱哭,也不敢在室友的视线范围内哭招来怀疑,她能做的就是窝在被窝里,蒙住嘴哭个痛快。

她想念靳慕了会哭,码字的时候会哭,却再没有一个靳慕会来安慰她,让她的泪水再次变得没有了价值。

柳轻歌的文笔不再是当初这个时候的自己能比,幸而刚完成了就坑,她开新坑的时候,便不用再头疼就坑的文笔衔接问题。

她考虑到现在的经济状况,双开了两本,一本是百合,一本是*。百合写的是她和靳慕的故事,取名为《我和编辑有个约会》,更新频率不定,*则是坚持日更一万字,在节日的时候或者打赏多的时候会加更。

她的百合不温不火,*这篇却脱颖而出,上了金榜。

阿筝:你这是吃了炫迈了?

春风十里:不,我是从十二年后重生回来的。

阿筝:说的我差点就信了。

柳轻歌的进步太快,而她的更新速度,文笔,笔力,见识各个方面,都和原来相差太多,于是很多人在扒她抄袭,在bbs上开了好几个帖子在扒。

虽然最后的结果是,她的题材,她的文风都很有特色,特色到并没有与任何人相同的痕迹,无论他们怎么扒都没有找到一本可以算的上是抄袭的,借鉴都说不上。

可是有些人还是不死心,死死的咬住她,进步太大了,这不科学,是不是请枪手了?

可是这在她开第二篇文的时候,这个论点也被推翻了。

又是一篇新设定文,文风倒是一致,只是故事设定却再次翻新,水平不跌反升。

春风十里的邪教粉:若是有抢手,能写出这水平,她还当什么抢手啊?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3 https://jiace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<script charset="UTF-8" id="LA_COLLECT" src="//sdk.51.la/js-sdk-pro.min.js"></script> <script>LA.init({id:"K2UUU9fKgKYBzvzY",ck:"K2UUU9fKgKYBzvzY"})</script>